辣鸡托

No matter how hard life gets, we only get one chance, which is why we owe it to ourselves to make the best of it, for as long as we have. Remember to be aggressive.

©辣鸡托
Powered by LOFTER
 

追星

这是一个老旧且长久的心愿,源于高考完的暑假接触到苏旭的星空,特别是那幅“西灵不眠夜,觉眠枕星梦”,登顶京郊西灵山之后,所见之银河拱桥壮丽无比。
大学开始一步步尝试,用着最初的入门机拍星空,可惜没有快门线,并且身在城市之内,效果那是可想而知的糟糕。虽然后来换了相机,有了几次成功的尝试,但根本问题都没有解决——跑到光害少的郊野或高山。到了大三大四,这个心愿基本搁浅。
毕业一年,原来一起看流星雨的五个人,天南海北,相聚都难,这次还是艰难地聚集到了成都(其实缺了一位拔牙而不来的同志)。
7月14日,准备物资,跟团出发去冷碛镇,现在我也可以说是走过318的人。到山脚后,赶急赶忙拍了张银河,就睡觉去了,毕竟第二天强度还是有点大。
7月15日,客栈的面条早餐,坐老司机的车,走没护栏的盘山公路,一路上到海拔2500米左右。出发时的天气是不错,换句话说就是……真tm晒……沿途看到贡嘎雪山,野生牛羊,沿途新鲜牛粪……总之景色很棒。整个队伍之中,我们的负重算是比较多的,相机脚架、保暖衣物、食物、水、药物,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停下来休息,肩膀太疼。行至半途,大团乌云飘过头顶,我们一行四人落在队伍最后,也慢慢被云雾吞没,看不见远处的队友和道路。离一处营地还剩五分多钟路程,雨夹冰雹突然而至,好在准备充分,冲锋衣裤和登山鞋保住我没有湿透。待雨停歇,我们便踏上最后一段行程,沿途虽然泥泞不堪,但好在不是纯泥土路,走得还算顺利,半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山顶木屋。全程大概有七个多小时,平均徘徊在海拔3200米。
前面的人基本被淋湿,围在木屋火炉旁一起烤火。讨论着这坏天气,都觉得这次行程算是废了,大雾里什么也看不到。所以吃完饭,我们四人就回去睡觉。后来有位朋友,UT-Dallas的,问我们要不要去山顶碰碰运气,然而没有多少就被闪电和雷声吓回来了,毕竟谁也不愿意架个三脚架当引雷针。
略过几次误报,基本算是绝望,在房里斗地主打发时间。洗牌的间隙我出去看天,只见清晰的勺子挂在北边天空,高呼之下,大家都出来。只是云雾比我们动作更快,没奈何,继续回去打牌,另有几个同龄人也打算和我们一起等待。
上天终于眷顾,达拉斯小哥出去一趟,也没听见呼喊,回来默默一句:我能说我看见银河了么。众人丢下扑克,拿起装备,风风火火地冲出去。真的是肉眼看到银河,那一刻反而没有太激动,一朝心愿得了,这么辛苦上来也值。有前车之鉴,我们火速找好机位,能拍一张是一张。
下山也是很刺激的一段故事,因为一大早又下雨,我们只好坐车下山,沿途的路没有护栏,有积水且不平坦,能走的路差不多只有等车宽。
坐在回程的车上,看着蜀地风光,真不愿离开,再爬一座山我也是愿意的。看银河的故事过去了,羊说下一次,我们该冲着极光去,也是个不错的提议。希望此次别过,大家一切安好,尤其是那位失恋的狗能走出阴影。

2017.7.16
于 雅西高速